您的位置:首页 > 产经 >

映客快手抖音竟成“黑市大卖场” 平台监管流于形式

2018-03-14 14:06:34 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

最近,南方日报接到不少读者报料,反映多家直播平台的主播涉嫌销售来源可疑的产品。家住深圳南山区的熊先生称,映客有主播销售衣服、鞋子、男性壮阳药、胰岛素,快手上有人贩卖二手手机、走私车,并且主播要求客人送了礼品才能购买产品。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假冒品牌手机、走私车、山寨大牌化妆品……原本属于禁止出售的东西在短视频社交平台、直播平台上大行其道,几乎以零成本获得了一个新的出口。

记者暗访

视频直播平台公开叫卖,有走私车,假名牌

“我听说很多二手手机是偷来的,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我们就是做这一行的。”

这是记者与快手平台上一账号名称为“手机,苹果,安卓”的用户的对话,该用户还说除了二手手机,他这里还有高仿机。3月9日下午,南方日报记者通过检索关键词“手机”进行用户查找,弹出来的与二手手机交易有关用户多达几十个,记者从中选择关注了账号名为“手机,苹果,安卓”的快手用户,其用户资料显示其有实体店面,并在在签名处留下了本人QQ号。

记者随后添加了其名叫“苹果手机直销”的QQ号,20分钟后,他向记者发来询问信息“是要买手机吗?”在得知记者希望购买最新款的iPhone X时,“苹果手机直销”告诉记者自己有容量为256GB的二手黑色iPhone X,售价为3500元,目前官网新机售价是9688元,但没有发票,可多花150元卖个“保修单”,以便将来进行保修。

“我听说很多二手手机是偷来的,然后刷过机后再拿出来卖的,这样不会有问题吧。”面对记者对二手手机来源的担心,对方表现得很坦然:“这个一般不会有太大问题,因为我们也是做这一行的,收来的手机也是检查过才卖出去的,这个你放心。”并且向记者保证:“二手机手感不会差,差的话还包退。”

在低价的二手手机之外,更让记者吃惊的是,还可以在这里买到高仿机,价格和二手手机相同。记者留意到,该用户账号在3月5日注册,截至3月12日晚上9点,已经上传15个视频,粉丝数量达815人,其短视频的内容多是进行各种型号的手机展示,包括苹果、三星、华为。

更夸张的是,记者在快手上还发现了走私车交易。用“走私车”进行关键词检索后,记者没花多少力气就找到了多名疑似正在进行走私车交易的用户账号。记者进入名为“小辉走私纯水车”的账号中,该号已有17.2万粉丝 ,上传了135个短视频,视频内容都在展示各款高档汽车,并通过用手遮挡、故意忽略等方式掩盖车牌号码,所售汽车价格奇低,其中一款外观崭新的保时捷911售价20多万,截至发稿前已经收获216个喜欢、53条评论,该账号签名处留有其电话号码,一般通过电话交易。

同样的,记者在另一目前广受年轻人欢迎的短视频APP抖音中也发现同样的销售行为,比如某抖音用户上传的短视频展示了防制香奈儿、兰蔻、YSL等大牌化妆品、护肤品的经过,在其留下的微信号中不仅能买到山寨的大牌,还能买到仿制大牌所需的口红管、粉底盒等包材。

模式

在视频平台上叫卖,微信QQ私下交易

高仿手机、走私车、山寨大牌化妆品等产品,原本属于禁止出售的东西在短视频社交平台、直播平台上大行其道,特别是在视频时间相对更长的直播平台上,主播销售产品的手段更是赚足眼球、无所顾忌。但据记者调查,目前短视频社交平台上的销售行为大部分是引导平台上的用户到个人微信号、QQ上进行私下交易,根本谈不上任何消费者权益保障。

记者于3月8日进入在映客直播上拥有21.3万粉丝的“资深护肤达人张芳”的直播间,当时直播间看直播人数已经达到5.2万人,女主播手举着一张二维码,招呼观众截屏后扫码,记者扫码后进入了该女主播的微信商城,并出现了一条专属直播间观众的链接,记者点进链接发现原价为398元的“奥利安东润色均衡精华液”价格变为308元,主要功效是28天淡斑,女主播表示,“这是给直播观众的专属福利,名额一般是都是秒杀光的。”但记者在天猫、京东、唯品会等多家电商平台上都未找到“奥利安东”品牌店,根据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奥利安东品牌的面膜、美白针常和“三无产品”“含有激素”等字眼连在一起。

◇专家

专家

平台监管流于形式

据记者观察,在主播直播过程中打广告的问题上,只有虎牙直播发布了《关于加强直播间广告规范》的公告,明确禁止了部分种类的广告,比如“假冒品牌鞋类、服装、包类出售及代理” “假冒品牌手机、等电子产品出售及代理”“药品、化妆品、减肥产品等出售及代理”,也明确了广告出现的形式,比如“洗发水+微信xxxxx”“韩国祛痘黑头斑+Q/V:xxxxx”。而映客直播只是蜻蜓点水地提到“严禁进行任何形式广告宣传、恶意发布广告的行为”,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针对广告的规范则还是空白。

“目前几乎所有的视频社交平台都存在这一问题。首先是直播平台因为其实时性带来的高风险;其次是新兴的短视频平台,这些平台准入门槛低,也没有条款可以规范用户行为,目前还是处于内容生产阶段,以流量为王、利益为先,使其监管职责流于形式。目前直播市场的账目流水已经超过240个亿,这也已经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关注。”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经过他们的走访调研发现,虽然对于由于准入门槛较低,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的监管难度较大,但通过“机器把关+人工审核”的手段是可以实现有效监管的,比如通过技术手段先对用户用户上传的资料和视频进行审核,现在很多用户名都有“二手手机”“走私”等词眼,很明显地是在销售非法物品,但平台没有辨别出来,只能说在这方面投入不够。其次就是加强人工审核,组建团队对用户已经上传视频、以及正在直播的视频进行审核,未来短视频社交平台实名化也是解决的办法之一。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指出,目前还有针对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的广告规范,直播平台实际上审核的是直播内容是否违规,主播推广宣传自己销售的某种产品有两者情况,如果是明显卖的是违禁品,平台已经查封,但是在过程中即使发现是用户有卖东西的行为,但产品不非法,这就涉及到销售产品的平台用户是否具有资质的问题,这是平台难以判断的。赵占领同时提醒消费者,对于社交平台上看似便宜的商品要理性对待,目前直播、短视频等社交平台的主要是私下的点对点交易,购买行为并不在平台上发生,私下交易就属于合同纠纷,如果产品出现问题是很难进行维权和取证的。

[责任编辑:]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