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产经 >

债来如山倒 曾经的明星公司利源精制命悬一线

2018-10-09 14:21:31 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

船要沉没的一刻终于到来,虽然是意料之中。

9月25日晚间,利源精制(002501.SZ)发布公告称,鉴于“14利源债”已构成实质违约,联合评级将该债券债项信用,以及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分别从CCC下调至C。

利源精制董事长王民的辞职报告也在同一时间公布。在辞职报告中,王民表示因身体原因,辞去在公司的所有职务,并将其持有公司的14.48%股权表决权委托给其子王建新行使。他同时强调,“其辞职不会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产生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利源精制电话,但对方始终处于占线状态。

曾经的明星公司

从创立到成为明星上市公司再到濒临崩溃,利源精制用了18年时间。

吉林利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1月,注册资本7000万元。公司成立之初主要在吉林省辽源市的一个开发区中组织生产,主要产品是铝制品。

公司此前的经营业绩始终表现不错。2008–2016年,公司的收入从7亿元增长到26亿元,净利润从4169万元增长到5.5亿元。

“公司拥有重型铝挤压机,这种重型挤压机能生产大型铝制件,尤其是可以用于汽车和高铁的部件,可以一次挤压成型。这种设备在南方地区很少见,东北地区是老工业基地,所以发展重型装备有优势,公司借此优势不断发展壮大。”北京曾投资过利源精制的公募基金经理李建(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根据利源精制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大部分设备从意大利、日本、美国、德国进口,尤其是从意大利达涅利公司全套引进的60MN油压双动铝挤压机,具备国际先进水平。达涅利是全球三大冶金设备提供商之一。

在发展过程中,利源精制不断打入许多知名品牌的配套体系,包括广达电脑、长春英利汽车部件有限公司、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岛津医疗器械、山东泰开集团、辽宁远大集团等。

其中,长春客车是中国中车的核心子公司,负责生产高铁车辆,与一汽集团并列为长春最著名的两个企业;广达电脑则是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公司之一,辽宁远大集团为全球最大的建筑幕墙生产商。

通过这些大客户,利源精制把铝制件产品销售范围覆盖至地产、汽车、消费电子、电力设备等领域,尤其是高铁方面,始终是公司上市以来最大的看点。

“2015年前后,利源精制是二级市场上的明星公司,很多人都说看好它,也组织了许多大型机构去调研。”李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这一点在公司的股价上有所体现。2014年年中,利源精制的股价最低仅为12元/股左右,但在2015年年中却超过40元/股,涨了近4倍。

王民的两个18年

利源精制的实际控制人是王民、张永侠夫妇。出生于1959年的王民是高级工程师,是辽源市的第六届人大常委、辽源市工商联第六届执委会副主席,头顶“吉林省首届创业之星”“吉林省优秀民营企业家”等诸多光环。

1978年,王民进入东北重型机械学院读本科,学习的是材料工程系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1982年毕业后干起了建筑,挂靠在辽源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10年之后,王民开始获得晋升,担任利民装潢工程处总经理。

王民在专业方面小有建树,根据公开资料,他主持了轿车发动机支撑架、苹果笔记本电脑外壳、时速200–300公里轨道列车型材、铝合金隔热门窗等多个项目的研发。他还曾获得过辽源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参赛的项目为“彩色喷涂、木纹转印隔热保温节能铝型材”“仿不锈钢节能环保铝型材”。

在本科毕业18年之后,2000年前后,王民投资30万元、张永侠投资20万元,创办了辽源市利源散热器制造有限公司,即利源精制的前身,王民担任总经理,后担任董事长。不知当时的他能否预见到,18年过后,自己和利源精制会面临如此窘境。

利源精制上市之前,王民夫妇合计控制公司51%的股权,即便是在IPO发行之后,王民夫妇依然控制公司38%的股份。利源精制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提及,公司“存在王民夫妇控制本公司人事和经营决策,使得中小股东利益受到影响的风险”。

2014年7月30日,利源精制董事会曾提出“规范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行为的专项工作方案”,目的是为了贯彻落实证监会的要求,进一步规范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行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同一天,公司的几个独立董事还在公告中确认,公司与大股东之间,在担保、非正常占款、关联交易等方面不存在异常。

但悲剧的是,最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8年8月份,利源精制的银行借款余额达到28.19亿元,其中大股东借款4.68亿元,1个月后公司又进一步披露,公司还欠有巨额的民间借贷,金额达到9.2亿元。

2017年,王民、张永侠夫妇与利源精制之间总计发生了20笔担保,金额达到13.6亿元;2018年上半年,两人与上市公司发生了19笔担保,金额总计13.9亿元。

截至2018年9月底,公司各项有息负债总计规模达到77.38亿元。

恰是这些债务,将利源精制和王民拉入了深渊。危机逐一爆发。

7月27日,利源精制确认,实际控制人王民夫妇持有公司的全部股份都已经遭到司法冻结;7月31日,利源精制业绩变脸,在半年报业绩预告中,公司把半年报净利润从此前的预计盈利3亿元左右,修改为亏损7500万–1亿元。其解释的原因为,负债大增带来财务费用上涨,以及收入降低。

2018年半年报中,公司财务费用飙升到2.8亿元,超过2017年全年的2.3亿元水平,也为公司有史以来最高。

同一天,利源精制发布公告,证实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原因是拖欠债主的钱没能归还。

9月11日,公司确认,公司全部土地房产已经被法院查封。这些资产账面净值为12亿元,被查封的原因自然也是因为无法还钱。

在这份公告中,利源精制称,为了应对偿债压力,“公司和控股股东,正积极寻求股权重组等方式,引入具有国有背景或者具备更强资金实力的股东为公司提供有力支持”。

大跃进引恶果

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前后。

从业绩上看,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速方面,在2008年、2010年、2011年均处于较高水平,分别为77%、31%、20%。2016–2018年上半年,该指标分别为11%、19%、-40.08%。

公司的净利润增速也是如此。2010–2012年为74%、52%、42%。直到2016年开始出现下降,2016–2017年分别为15%、-4.93%,2018年半年报时更暴跌至-128.43%。

根据万德数据,利源精制的带息债务与股权价值的比例,在2016年之前都相对稳定,2010年为9%,2012年前后为25%左右,2014年由于股价上涨的原因,降低为10%,2015年恢复到26%左右;但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却突然飙升,超过36%,2017年进一步上升到51%,2018年半年报更超过68%。

不过,这是截至6月30日的数字,而随着此后股价的持续下跌,股权价值继续减少,另一方面却继续暴露出更多的债务,公司目前的带息债务与股权价值比例更加惨不忍睹。

2014年下半年,利源精制发行了公司债券,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5.3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剩余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当年12月3日,14利源债在深交所上市,证券代码112227。这为2018年9月25日的公司债务危机彻底爆发埋下了伏笔。当天,利源精制宣布这笔债券不仅没办法还本,甚至无法按时归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引发市场关注。

根据利源精制2018年半年报,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虽然达到9.07亿元,但同比下滑40.0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此转盈为亏,同比下降128.43%,亏损8901.94万元。

对于公司上半年出现业绩亏损的原因,利源精制方面解释,主要原因仍来自于沈阳利源项目,因其投入大量的资金,且未预期达产并产生效益,使公司流动资金不足,从而产品不能及时交货。

2016年3月,公司发布定增预案,计划定增募集资金,大手笔投入“轨道车辆制造”项目。根据定增预案,该项目总投资54.99亿元,实施主体是全资子公司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项目建成后,要实现1000辆轨道车辆、1000辆货车的生产能力。

“此前,公司只是给长春客车供货,角色是铝制件的零部件供应商,但2016年的这个时候,公司已经要翻身做主机厂,要砸钱自己生产轨道车辆。这确实有点冒进。”李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报道,此项目被列为沈阳市产业转型升级三年行动计划中的重要项目,也是沈北新区2017年五大重点项目之一。为了这个项目,利源精制不惜放弃在其他城市已经投入的700万元左右的项目,投资规模也从55亿元上调到100亿元左右。时代周报记者 吴平 发自广州

.

.

.

财经快报网 http://news.17car.com.cn/

[责任编辑:]

参与评论